农业农村部公布2019年涉渔违法违规十大典型案例

农业农村部公布2019年涉渔违法违规十大典型案例
2019年,全国各地渔业渔政部分及渔政法律组织继续强化大局意识,加强组织领导,压实法律职责,细化办理办法,厚实展开“我国渔政亮剑2019”系列专项法律举动。据不完全统计,各地累计出动法律人员143.2万名、船艇18.2万艘次、车辆28.2万台,查办违法违规案子3.24万件、抄获违法人员4.3万名(其间向司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子2909件、移送涉案人员4709名),没收违法捕捉渔获物3131吨,整理撤销涉渔“三无”船只10586艘、“绝户网”110万余张(顶),没收电鱼用具1.5万余台(套)。  为实在发挥警示教育效果,近来,农业乡村部发布了相关渔政法律组织查办的违背渔业法律法规、危害渔业资源与生态文明建造的10起典型事例。别离是:  一、“鲁某渔70234”等8艘渔船伏季休渔期河北海域不合法捕捉案  2019年7月1日,河北省沧州市渔政渔港办理站联合黄骅市农业乡村局渔政法律大队在沧州海域展开法律举动,一次性抄获“鲁某渔70234”“鲁某某渔61419”等7艘渔船以及1艘涉渔“三无”船只等合计8艘船只,违背伏季休渔规则并运用禁用渔具从事捕捉作业,且均未持有用捕捉许可证。黄骅市农业乡村局对8艘涉案船只作出39.92万元罚款、没收28副禁用渔具以及不合法捕捉渔获物的行政处罚决议,并移送沧州市海警局立案处理。  二、“浙某渔运90039”伏季休渔期违法收买渔获物案  2019年6月11日,辽宁省丹东市渔政办理处在黄海北部海域抄获“浙某渔运90039”在禁渔期内违法收买冻品玉筋鱼87.23吨,事实清楚、依据确凿。6月28日,丹东市渔政办理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依法对涉案渔船作出罚款5万元、没收渔获物的行政处罚决议。  三、江苏省高某某等10人禁渔期高宝邵伯湖电鱼案  2019年2月2日,江苏省高宝邵伯湖渔政监督支队联合高邮市公安局治安大队,一举摧毁一个以高某某为首、屡次运用高速大马力快艇在禁渔期前往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不合法捕捉并出售渔获物的10人违法团伙。该团伙累计8次不合法捕捉、出售渔获物近7吨,形成了一条完好的电捕、运送、出售不合法链条。11月28日,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处10名被告人中的9人9个月至2年3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承当生态赔偿金、渔业资源丢失咨询费157.44万元,一起经过国家级媒体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四、江苏省泗阳县张某某等17人禁渔期不合法收买、捕捉渔获物案  2019年6月10日,江苏省洪泽湖渔政监督支队在洪泽湖大沟头水域抄获张某某在禁渔期内收买禁用渔具地笼网捕捉的渔获物。后经与泗阳公安机关联合查询,同时查明张某某在5月至6月上旬屡次收买赵某某等16人运用禁用渔具地笼网捕捉的渔获物,共触及不合法渔获物0.5吨。江苏省洪泽湖渔政监督支队对涉案收买人张某某作出罚款1万元,对16名不合法捕捉当事人作出没收禁用渔具、罚款1万元至2万元不等的行政处罚决议。因涉嫌构成不合法捕捉水产品罪,该案被依法移送泗阳县公安局。  五、浙江省舟山市“浙某渔05228”一切人王某未实行安全职责案  2019年9月29日,浙江省舟山市发设防台指令,要求舟山市一切渔船于9月30日下午15时前到港避风。9月30日,嵊泗县海洋行政法律中队法律人员经过渠道监控时发现“浙某渔05228”一切人王某不服从渔业部分防台指挥调度,在9月29日屡次收到回港避风告诉的情况下仍在海上出产、飞行,且间隔返港尚有很长的飞行间隔。嵊泗县海洋行政法律中队依法对该船立案查询,依据《浙江省渔业办理法令》规则,对王某作出罚款5万元的行政处罚决议。  六、8艘涉渔“三无”船只不合法下水飞行、作业案  2019年10月24日,浙江省台州市港航口岸和渔业办理局海洋与渔业法律支队会同公安部分在该市路桥区金清渔港展开清剿涉渔“三无”船只“猎狐”举动查看时,现场抄获标称为“闽某渔68651”“闽某渔04370”等8艘带有违禁网具的钢制涉渔船只。经比对全国渔船动态数据库,未发现该批船只相关信息,法律组织确定该批船只涉嫌为涉渔“三无”船只。2019年11月15日,该海洋与渔业法律支队在《农民日报》发布信息查找涉案船只一切人未果。2020年3月,台州市港航口岸和渔业办理局依据《渔业船只查验法令》《浙江省渔港渔业船只办理法令》等相关法律法规,依法作出没收船只、没收禁用渔具的行政处罚决议。  七、山东省寿光市“鲁某渔60397”未按规则刷写悬挂船名号牌、违背伏季休渔规则不合法捕捉案  2019年5月1日,山东省寿光市海洋与渔业局在羊口中心渔港进行伏季休渔船位核实时,发现一艘刷写“鲁寿渔60397”船名号的钢质渔船船名号刷写不标准,且渔船有关数据与实践情况不符。经深入查询发现,在港内停靠的“鲁某渔60397”实为船主孙某亲属的“鲁某渔63308”,为帮忙孙某逃避查看在码头停靠,孙某的“鲁某渔60397”正在违规出海出产。在后续查办过程中,“鲁某渔60397”又发作未依照“责令改正告诉书”要求回来指定港口、查询期间私行离港等违法行为。经多方查验,孙某违背禁渔期、捕捉许可证指定作业类型等规则不合法捕捉,未按规则在船籍港停靠,未按规则刷写悬挂船名号牌,未依照规则制装或许遮挡、涂抹、毁损渔业船只标识,未按规则装备合格船员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事实清楚、依据确凿。寿光市海洋与渔业局依法对船主孙某作出罚款78800元的行政处罚决议。  八、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铁山港区麦某某等16人禁渔区运用禁用渔具不合法捕捉案  2019年3月12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铁山港区海洋与渔业归纳法律大队会同铁山港区公安分局在铁山港辖区海域展开联合法律时,一举抄获麦某某等16人在北海市滨海浅海滩涂禁渔区线内(该禁渔区域内制止运用除刺、钓及传统人工采挖捕捉外的其他一切类型的作业方法)驾驭“三无”船只运用拖拽泵吸耙刺进行抽螺作业,当场缉获并扣押抽螺船5艘、运送船3艘、快艇1艘及巴菲蛤苗1560包(约44.44吨)。经查询,麦某某等16人运用禁用渔具进行不合法捕捉的行为依据充沛、事实清楚,且涉嫌构成不合法捕捉水产品罪。4月5日,该案被移送北海市公安局铁山港区分局立案侦查。12月11日,北海市铁山港区人民法院对麦某某等16人别离判处10个月至11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没收悉数禁用渔具。  九、重庆市某溪淡水渔业有限公司不合法运用人用药品饲养鲟鱼案  2019年9月4日,重庆市渔政渔港监督办理处对武隆区展开水产饲养法律查看时,发现某溪淡水渔业有限公司库房存有土霉素粉剂2桶(人用药品),遂将头绪通报武隆区农业乡村委员会。经武隆区农业归纳行政法律支队查询发现,该公司先后2次共购进50公斤土霉素粉剂,由其延聘的负责人冷某某将其以倾泻的方法用于鲟鱼饲养活动,违法事实清楚、依据确凿。9月26日,武隆区农业乡村委员会依法对某溪淡水渔业有限公司作出当即改正违法行为、罚款12000元的行政处罚,对鲟鱼作无害化处理,并要求该单位当即封存剩下的土霉素粉剂,退回供货单位。  十、深圳市大鹏新区陈某某未获得《人工繁育许可证》繁衍国家要点保护野生动物案  2019年3月12日,深圳市海洋归纳法律支队依据市民投诉,在深圳市大鹏新区陈某某所属渔排网箱里抄获3只幼体绿海龟,属国家二级要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经查询,陈某某未获得水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私行在渔排网箱里繁育国家要点保护野生动物绿海龟的行为,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相关规则。深圳市海洋归纳法律支队对陈某某作出罚款14400元、没收3只幼体绿海龟的行政处罚决议。3只绿海龟已作放生处理。  上述10起案子,严峻违背了相关渔业法律法规,对这些案子予以严肃查办,充沛体现了渔业渔政部分法律必严、违法必究的明显情绪和坚决决计。  农业乡村部着重,2020年,各级渔业渔政部分及渔政法律组织要结合本地实践,突出要点范畴、要点区域、要点对象,厚实推动“我国渔政亮剑2020”系列专项法律举动,坚持疫情防防控与渔政法律两手抓、两手硬,进一步完善部分间、区域间法律联动机制,以零忍受的情绪严厉打击损坏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保证渔业绿色高质量开展。